<xmp id="siekq">
<xmp id="siekq"><nav id="siekq"><strong id="siekq"></strong></nav>
<menu id="siekq"><menu id="siekq"></menu></menu> <dd id="siekq"></dd>
  • <xmp id="siekq"><nav id="siekq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siekq"><strong id="siekq"></strong></menu>
    <nav id="siekq"><code id="siekq"></code></nav>

    比爾·蓋茨和理查德·斯托曼

    作者: 阮一峰

    日期:2005年3月31日

    比爾·蓋茨,微軟公司的創始人,軟件版權制度的受益者,世界頭號富翁。

    理查德·斯托曼,自由軟件基金會的創始人,自由軟件運動的領袖。

    他們兩個人,一個疾呼保護版權,打擊盜版;另一個提倡自由復制,源碼共享。他們是軟件世界的兩極,針鋒相對,一個代表金錢,另一個代表自由。

    但是,他們的人生又是如此相似。兩人都是程序員,年齡相仿(斯托曼比蓋茨大兩歲),都在大城市出生和長大,都進了哈佛大學。到底是什么原因,使他們選擇了不同的信念,走上了各自的人生道路?

    歷史上,計算機工業先有硬件,再有軟件。最早的軟件都是硬件廠商編寫,跟隨硬件一起發售的。通常,這些軟件本身都是免費的,代碼可以被共享。但是,上個世紀70年代,隨著硬件平臺的成熟,對軟件的需求越來越大,軟件工業開始獨立出來了。種種保護軟件、對其收費的措施也開始出現了。

    1976年,比爾·蓋茨21歲,兩年前剛剛從哈佛大學退學開始創業。他為 MITS Altair 小型計算機,開發一種可以運行在的 BASIC 語言解釋器。他靠出售這種解釋器獲取收入,但是很快發現,計算機愛好者們正在免費共享他的作品。于是,他發表了《致計算機愛好者的公開信》,譴責這種做法:

    “大多數地計算機愛好者心里一定清楚,你們當中地許多人都盜竊別人的軟件。硬件是一定要付錢的,而軟件卻成了要共享的東西。有誰會在乎編寫軟件的人是不是得到了應有的報酬呢?”

    他說,這種盜版行為的后果只會阻礙大家“去編寫好的軟件”。

    “有誰肯去做一無所獲的技術工作?又有哪一位計算機愛好者愿意投入三年的工作量用于編程、糾錯、撰寫產品文檔,最后卻免費發布其產品?”

    后來,他提倡的軟件版權制度獲得勝利。微軟公司成了巨無霸,他本人成了億萬富翁。

    但是,并不是每一個人都認同這種模式。程序員不再能自由獲取代碼,讓很多人感到非常無奈。更有人認為這是一種阻礙社會進步、禁錮思想、抑制創造的犯罪,從而立志要反抗它。理查德·斯托曼就是這樣的人。

    他1953年出生于紐約,比蓋茨大了2歲。1970年進入哈佛大學,1974年以優異成績畢業于物理學專業。(1974年也是蓋茨從哈佛大學退學的那一年。)

    大學期間,斯托曼為麻省理工學院的人工智能實驗室工作,當程序員。畢業以后,就繼續留在那里。但是,有一家軟件公司買走了他們使用的軟件的版權,挖走了計算中心的程序員,最后只剩下了斯托曼和另一個人,他們無事可干。

    因為這件事,斯托曼決心發起自由軟件運動,提供開放源碼的軟件,讓所有人自由使用。把使用軟件的自由還給程序員。

    最初,他幾乎是一個人與整個業界對抗。他既無錢也無權,唯一有的就是理想。他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需要極度的投入和犧牲,但這可能也正是它的魅力所在。“我沒有把握完成這項工作,”他回憶道,“但是對我來說,知道是否能完成這項工作并不重要。關鍵在于,我已經開始行動了。”

    他先寫了最初的幾個軟件,免費提供他人使用。1984年1月,自由軟件基金會成立了。說是基金會,實際上根本沒錢。斯托曼本人睡在計算中心的辦公室里,當時他根本沒有把握自己能獲得收入。“關鍵在于”,他說,“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干這件事了,那時候沒有什么能夠阻止我”。

    1985年,自由軟件基金會發布了《自由軟件通用許可證(GPL)》。這個許可證開頭第一句這樣寫道:

    “大多數軟件的許可證,設計用來剝奪你分發和修改它們的自由。GPL 許可證與此恰恰相反,它就是為了保護你分發和修改自由軟件的自由,確保這些軟件對所有用戶都是自由的。”

    GPL 許可證允許你做所有的事情,除了限制別人的自由。任何采用它的軟件就是自由軟件。

    自由軟件這個概念提出以后,在世界范圍內引起了震動。越來越多的程序員加入。以 Linux 為代表的一個完整的操作系統已經形成,在性能上完全可以替代、甚至超過了微軟的 Windows 系統。這證明志愿者出于興趣和理想的無償勞動,也完全可以做出最復雜的、質量第一流的工作。

    蓋茨不是說了嗎,“有誰肯去做一無所獲的技術工作?又有哪一位計算機愛好者愿意投入三年的工作量用于編程、糾錯、撰寫產品文檔,最后卻免費發布其產品?”現在,他應該知道他錯了,這樣的人是存在的。自由軟件運動至少證明了一點,在和金錢的較量中,熱愛自由的人們不一定會輸。

    雖然自由軟件基金會已經發展壯大,斯托曼依然過著簡樸的生活。他沒有汽車,住在租來的房子里,也沒有結婚沒有孩子,因為他覺得那樣會變成掙錢的奴隸。他說,自由軟件運動的目的,就是使得人們可以在不接受其他什么人統治的前提下,使用計算機,“如果我一直在開發專有版權的軟件,我就是在把自己的人生用來建造囚禁他人的監獄。”

    只要金錢的因素還存在一天,自由軟件和專有軟件的對峙就將存在下去。但是,我深信,在不久的將來自由軟件就會出現在每一臺電腦上。正如英國 IT 作家 Glyn Moody 所說:

    “自由軟件不僅僅是關于軟件代碼的,它們也與自由、分享有關,與社會有關。它們與創造有關,與美有關。這些代碼深處寄托著我們最美好的心愿以及對最丑惡的東西的反抗,它將和人們的恒心共久長。”

    說明:本文是《天才萊納斯:Linux傳奇》(Glyn Moody 著,機械工業出版社)一書的讀后感。本文的引語都直接引自該書。

    最后生成于 2018-7-9 07:41:55

    湖北快3湖北快3平台湖北快3主页湖北快3网站湖北快3官网湖北快3娱乐湖北快3开户湖北快3注册湖北快3是真的吗湖北快3登入湖北快3快三湖北快3时时彩湖北快3手机app下载湖北快3开奖 包头 | 大兴安岭 | 山西太原 | 和县 | 东台 | 天门 | 溧阳 | 湘潭 | 库尔勒 | 东莞 | 基隆 | 姜堰 | 黔西南 | 泰安 | 绍兴 | 海宁 | 诸暨 | 河北石家庄 | 江苏苏州 | 邵阳 | 松原 | 象山 | 赣州 | 信阳 | 日土 | 惠州 | 吉安 | 文昌 | 如皋 | 娄底 | 天长 | 台中 | 平凉 | 淮南 | 阿拉善盟 | 鞍山 | 娄底 | 垦利 | 广饶 | 海西 | 怒江 | 郴州 | 张家口 | 金华 | 保定 | 绵阳 | 永州 | 图木舒克 | 天长 | 韶关 | 丹东 | 清徐 | 三河 | 塔城 | 丹阳 | 澄迈 | 武威 | 包头 | 大连 | 朔州 | 内江 | 盘锦 | 盘锦 | 宿州 | 遂宁 | 巴彦淖尔市 | 广西南宁 | 德宏 | 丹东 | 潍坊 | 台湾台湾 | 柳州 | 六安 | 通辽 | 襄阳 | 长治 | 安岳 | 迪庆 | 陕西西安 | 安庆 | 台山 | 常德 | 南通 | 北海 | 淮北 | 香港香港 | 邯郸 | 武安 | 马鞍山 | 哈密 | 益阳 | 桐乡 | 南充 | 漳州 | 石河子 | 香港香港 | 和县 | 基隆 | 吴忠 | 天门 | 鸡西 | 燕郊 | 包头 | 长葛 | 醴陵 | 揭阳 | 赤峰 | 枣阳 | 焦作 | 铁岭 | 巴音郭楞 | 庄河 | 湖南长沙 | 宜宾 | 怒江 | 岳阳 | 黄石 | 普洱 | 瑞安 | 兴化 | 雄安新区 | 安岳 | 开封 | 沛县 | 偃师 | 南安 | 邳州 | 西藏拉萨 | 白山 | 博尔塔拉 | 台中 | 大兴安岭 | 湖州 | 台北 | 漯河 | 葫芦岛 | 铜仁 | 保定 | 渭南 | 镇江 | 九江 | 新余 | 景德镇 | 十堰 | 丹东 | 三亚 | 通辽 | 和田 | 楚雄 | 玉溪 | 兴化 | 许昌 | 台湾台湾 | 盘锦 | 莱州 | 简阳 | 金坛 | 南平 | 乌兰察布 | 张北 | 东海 | 张掖 | 南安 | 兴安盟 | 宁德 | 黄石 | 济南 | 泰州 | 仁怀 | 绥化 | 南安 | 阿勒泰 | 慈溪 | 牡丹江 | 林芝 | 随州 | 锡林郭勒 | 桂林 | 邵阳 | 寿光 | 文昌 | 红河 | 咸宁 | 临夏 | 四平 | 遵义 | 平顶山 | 玉林 | 平潭 | 贵港 | 宜昌 | 中山 | 晋城 | 阜新 | 抚顺 | 广安 | 盐城 | 东海 | 百色 | 长治 | 永州 | 琼中 | 十堰 | 佛山 | 山西太原 | 保亭 | 东海 |